四个暗杀美国总统的凶手死得有多惨?火烧、绞刑、电椅、枪杀

美国作为一个多元化的资本主义国家,一直以来都是党派纷争、利益集团和民族矛盾冲突不断,因此作为国家最高行政首脑——美国总统可就有的忙了。

作为大国总统,不仅要忙这些国家大事,更主要的是要忙自己的人身安全,纷争、矛盾、冲突…这哪一个解决不好,最后矛头都直指总统。

在美国历史上就有四位总统曾经遭到暗杀,而这些极端主义分子所持有的策略就是“自杀式”袭击,宁可自损一条命也要干掉总统。

虽然这些杀人凶手最终干掉总统的下场都是一死,但美国政府可决不让他们死“舒服”了,火烧、绞刑、电椅、枪杀,每一种都是对他们所犯罪行的“凌迟”。

美国第十六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是第一个被暗杀的美国总统,暗杀的他的人名叫约翰·威尔克斯·布斯。

二十六岁的约翰·威尔克斯·布斯,在成为刺杀总统的凶手之前是一位演员,他生于美国南方的马里兰州,内战时曾加入北方联邦。

在北方军队服役期间,他又非常的同情南方,他觉得在自己的演出中,南方观众比北方观众更喜欢他的表演,给出的反应更热烈。

虽然布斯的政治立场不明,但是他却从未想过之后他会有一个如此疯狂且邪恶的念头,刺杀总统林肯。

南北战争期间,布斯曾多次在华盛顿演出,而林肯也多次看过他的表演,有一次,当在台上表演的布斯看着坐在台下的林肯的时候,一个邪恶的念头涌上心头。

杀了他,杀了林肯,我就火了,这样的想法真是毫无求生欲的荒诞至极,但就是这样荒诞的想法还有人响应,可能他们都是想出名想疯了。

一开始布斯等人的计划并不是直接干掉林肯,而是把他绑架了,然后送到南方的里士满,以此要挟一笔赎金,并趁机要求他放掉所有南方战俘。

布斯的算盘打得好,绑架一个林肯,自己是要钱有钱,要名有名,可是事情偏偏没有按照他所想的那样去走。

布斯等人的绑架定在1865年1月18日,地点是福特剧院,但是这一天林肯并未如约来看戏,而是临时改变了行程,所以布斯的绑架计划落了空。

3月20日,不甘心的布斯又策划了一次绑架,这一次他得到消息,林肯要前往“士兵疗养院”,他打算在途中动手,但谁料当天林肯又改变了行程,没去疗养院。

林肯两次的“爽约”让布斯非常恼火,1865年4月14日得知林肯和夫人要到福特剧院去看演出,这一次布斯不想再错过机会,而且这次他把原本的绑架变成了暗杀。

4月14日,林肯像往常一样在7点钟出门,八点到了办公室,处理完手头的事务之后,他突然想起来,妻子玛丽交代过要他去剧院买票,晚上要在福特剧院看演出。

当天下午,总统夫妇要去福特剧院看演出的消息不胫而走,而就在这一刻布斯终于抓住了机会,他想,杀了他,我就能名留青史。

趁着演出还未开始,布斯先做了准备工作,他事先租好一匹准备逃跑的马,然后在总统的包厢凿了一个小洞,用以观察里面的情况。

到了晚上,林肯夫妇如约来到福特剧院,他们走进包厢开始准备看演出,台上精彩的演出伴随着观众的掌声和欢呼,趁此热闹之时,布斯冲进包厢,对准林肯就是一枪。

林肯旁边的雷斯波上校一跃而起,布斯见状掏出尖刀刺向雷斯波,然后飞速冲出门去,跨过栏杆,跨栏时因为不注意布斯的左腿骨折了,但他根本顾不上,直冲出剧院大门,一跃上马,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夜色中了。

布斯与同伙一路向南,星夜往自己的故乡马里兰州逃去,此时的林肯因伤情过重不治身亡,而全国上下也已经对布斯布下了天罗地网,他和同伙最终在逃亡南方的路上被抓捕大军包围。

情急之下,布斯躲进了谷仓垛,抓捕大军见势直接放了一把火,火势越燃越旺,布斯受尽了浓烟烈火的炙烤,最终被围在外头的军队直接一击毙命。

林肯被几乎是毫无理由的理由刺杀之后,美国政坛阴云笼罩了很久,正当大家都在慢慢淡忘极端分子的存在的时候,意外又发生了。

这一次极端分子把枪口对准了美国第二十任总统詹姆斯·艾伯拉姆·加菲尔德,这位总统说来也挺传奇,是一个妥妥的“斜杠总统”,因为在当总统前,他是一位数学家,而且还是个神职人员。

更神奇的是,他甚至没当过一天参议员,就直接入主白宫,但是在加菲尔德仅仅就职四个月之后,他就倒在了一个落魄律师的枪口下。

加菲尔德的就任本就是四面楚歌,危机四伏,这最后一位来自小木屋的美国总统,在共和党内经过36次投票之后,意外被提名总统候选人。

1881年正式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加菲尔德明白自己将要面临一个复杂的局面,他不得不在各派政治力量中寻求平衡。

加菲尔德曾在日记中写到:“那些老练的、谋求官职的人,像是劫路人掏出手枪那样把求职申请书掏给我”。

加菲尔德日记中的这句话就像是一句谶语,完全预料了他就职四个月之后的命运,而暗杀他的人叫做吉特奥,是个求而不得的律师。

就像加菲尔德日记中所写一样,他就职总统之后,一个叫查尔斯·吉奥特的律师给他来信说,要求总统任命他去担任驻巴黎的领事。

加菲尔德因为此事询问了国务卿,国务卿说这个职位已经有合适人选了,得知消息后的吉奥特还是不死心,他开始无休止的给总统和国务院写信,提及一些当前无法解决的问题。

一来二去当他的这种恶意得不到回应的时候,吉奥特内心积压已久的怨恨与不平,开始促使他失去理智,产生了犯罪心理。

长久怀着恨意的吉奥特一度产生幻觉,他觉得上帝在冥冥之中给了他一道指令,那就是去干掉加菲尔德。

吉奥特按着所谓上帝的“指引”,他买好了枪,开始整日训练枪法,这其中他多次接近过加菲尔德,但是总统周围戒备森严,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只好继续隐忍,等待时机。

终于有一天,吉奥特在报纸上看到加菲尔德要乘火车离开华盛顿的消息,吉奥特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1881年7月2日一早,便埋伏在火车站周围。

当加菲尔德和国务卿布莱恩赶到火车站之后,早就等待多时的吉奥特看旁边并无警卫人员,于是掏出手枪对着加菲尔德的后背就是两枪,子弹击中了他的脊椎,加菲尔德重伤,倒在一片血泊中。

而吉奥特在开枪之后,一下子被周围愤怒的群众所包围,他最终开始寻求警察的庇护,但是一切都为时已晚。

身负重伤的加菲尔德在白宫躺了几日,子弹虽然没有击中要害,但是在医治过程中却出了意外,为了找到身体里的弹头,接连出现了医疗失误,加菲尔德在遇刺两个月之后因医疗事故身亡。

在林肯遇刺的第十六年之后,又一位总统因暗杀身亡,而凶手吉奥特最终被判谋杀罪,于1882年6月被施以绞刑。

吉奥特死后,他的尸体被送往马里兰州的国家卫生与医学博物馆,而他的部分大脑则留在费城展览馆展出,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因为无法纾解的恨意最终让自己身首异处。

美国总统不仅是个光鲜亮丽的职位,还是个随时会掉脑袋的危险活儿,似乎对总统的刺杀也像一个魔咒般,隔个十几年就会有一个不明所以的“神经病”,因为一些特别幼稚且牵强的理由,要了总统一条命。

这一次悲催的命运轮到了威廉·麦金莱,他是美国第二十五任总统,他在1897年当选总统之后,对美国经济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也采取了很多强有力的措施,这让美国的经济在他执政时期,有了很大的改观。

而且在此期间美国还获得了美西战争的胜利,因此威廉·麦金莱被美国人称为“繁荣总统”,1900年,政绩优秀的威廉·麦金莱得到总统连任的机会,但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领导人,最终也没有逃脱被暗杀的命运,

1901年9月6日,威廉·麦金莱总统正在纽约布法罗市泛美博览会的音乐圣殿与夹道欢迎的的群众会面,因为当天围观群众太多,麦金莱的下属担心总统的人身安全问题,所以请求取消接待仪式。

但是麦金莱却不以为然,拒绝了下属的请求,热闹的人群,排着长队等待与总统握手,其中有一个叫利昂·乔尔戈什的二十八岁失业青年,他的右手缠着厚厚的绷带,手似乎伤的很严重。

就在麦金莱走到乔尔戈什面前,打算与他握手的时候,乔尔戈什从厚厚右手厚厚的绷带里迅速抽出一把枪来,近距离对着麦金莱开了两枪。

第一枪击中了麦金莱胸骨附近的一颗纽扣,并未进入身体,而第二发子弹刚好击中肚脐与左胸部之间的腹部,麦金莱缓缓弯下腰,倒在一名特工怀里。

被送往医院的麦金莱连续做了两次手术才从身体里取出子弹,正当大家以为总统化险为夷的时候,9月12日,麦金莱的病情却突然恶化,连强心剂也无济于事,最终不治身亡。

而另一边被逮捕的乔尔戈什倒是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他对审判者说:“是我杀了麦金莱总统,但我认为我是在尽自己的责任,我不认为一个人应该有那么多工作,而另一个人却什么也没有”。

乔尔戈什虽然认罪,但是他却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毫无悔过之意,他拒绝了律师的辩护,但也不承认法庭可以审判他的权力。

1901年10月29日,乔尔戈什被带上了电椅,临死前他还向周围大喊:“我杀了总统,因为他是人民的敌人……我一点儿也不后悔”。

就因为他自己失业了,所以他就觉得这位“繁荣总统”碍眼,这种毫无逻辑可言的杀人理由真的是令人愤怒,最终可能连电椅这种酷刑都没法把他这种奇葩脑回路给电清醒了。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人们对于新闻的获取更加便利,因此作为美国历史上第四位惨遭暗杀的总统,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的死在当时引起了更多的关注与讨论。

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美国的第三十五任总统,也是美国历史上较为年轻的总统之一,他和加菲尔德一样,也是一位“斜杠总统”。

肯尼迪被人们誉为“明星式”总统,因为他的身份有很多,个个都是偶像剧男主的人设,他是豪门公子、是二战英雄、是新闻记者、畅销书作家,同时伴随他的还有让无数吃瓜群众疯狂的“花边新闻”。

而肯尼迪的死,还恰恰就与他的妻子杰奎琳有关,为了让美国民众都能看到他貌美如花的妻子,肯尼迪的车竟然去掉了所有防护,给了极端分子可乘之机。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应副总统林登·约翰逊的邀约,前往得克萨斯州访问,得州是当时是美国极右翼分子猖獗的地方,因此这一次访问本来就冒着极大的风险。

当日上午11时,知道肯尼迪的车子要经过闹市区这一消息,有五十多万的达拉斯市民争相走上街头,一睹总统夫妇的风采。

肯尼迪为了群众能更好的看到他漂亮的妻子,他下令去掉车上的防弹罩,他说:“我要让所有得州市民看看杰奎琳是一位多么美丽的女郎”。

不仅如此,肯尼迪还拒绝了在两边骑摩托车开道的警察,也反对安保站在他汽车的后挡板上,也就是说,载着总统夫妇的这辆车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

此时对于藏在得州教科书仓库六楼的奥斯瓦尔德可真是个绝好的机会,身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神枪手的他,此刻要想要了肯尼迪的命简直是易如反掌。

嘭,嘭,嘭,三声枪响过后,脑壳碎片和脑浆撒向空中,肯尼迪中弹倒下,同时中枪的还有康纳利州州长。

遇刺之后,肯尼迪被火速送往六公里之外的帕克兰医院,但是因为伤势过重,医生当场宣布总统死亡。

另一边作案后迅速逃走的奥斯瓦尔德在逃跑途中还打死了达拉斯的一名警察,被捕之后,他还拒绝认罪,在肯尼迪被暗杀两天后的11月24日,当奥斯瓦尔德被押解至监狱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向他开了一枪,这个嘴硬的凶手当场毙命。

枪杀总统的奥斯瓦尔德比起其他几个凶手来,死得还算痛快,杀他的人名叫杰克·鲁比,对于杀掉奥斯瓦尔德动机,他始终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明,后来这家伙因为癌症死在了监狱里。

在美国政坛,肯尼迪的死亡长久以来都被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很多人都觉得这绝非一场无预谋的作案,但是那纸著名的《沃伦报告》却清楚了交代了总统的死因,就是奥斯瓦尔德单独行刺,导致肯尼迪当场中弹身亡,背后再没有更大的阴谋。

对于美国政坛来说,遇刺的总统也不止以上四位,只不过其他人没有为此丢了性命,究竟是更为幸运,还是凶手都不如这四位“狠角色”,原因不得而知。